原标题:日右翼田母神俊雄揭开“阁下”面具 比起政治更爱情妇

田母神俊雄

[环球网综合报道]据日本livedoor新闻网7月22日报道,在2014年2月的东京都知事选举期间,因支付报酬给助选员而以违反《公职选举法》罪被起诉的前日本航空自卫队幕僚长田母神俊雄的第二次公审,于2016年7月20日在东京地方法院召开,令人震惊的主张让过去的支持者非常沮丧。辩护律师在开头陈述中称东京都知事选举中被告的作用仅是“在舞台上跳舞”。难道当时自称要“守护东京”只是在演戏吗?据当时相关人员的证词,被告田母神比起政治更关心自己的情妇。

报道称,公审当日田母神身着西服,头发凌乱,脸上表情疲惫不堪。被告田母神在公审当日并未发表任何陈述。由辩护律师在开头陈述中说明被告的主张。问题的关键在于,被告田母神有没有和身为选举对策总部事务局局长的被告堂本顺光以身为财务官的被告铃木新合谋,支付报酬给助选员。

田母神的辩护律师称,竞选决策系统与被告田母神毫无关系,因此在东京都知事选举中,被告只是在“舞台上跳舞的立场”而已。也就是说,被告根本就不知道资金如何运作,自然也不存在合谋。

在东京都知事选举时,被告田母神自称“危机管理专家”,表示要“守护东京”。当时他被尊为保守世界中的“真正爱国者”,也被称为“阁下”,是一个有魅力的存在。他举行了很多次讲座,也出了很多书。正因为有这些支持者,田母神竞选时收到了约1.3亿日元(约合818万人民币)的捐款,拿到约61万票。

虽说如此,但“跳舞”这种说法不就好像在演戏一样吗?当时的选举对策人员也表示惊讶称:“现在看来,田母神的保守思想也就是一场生意啊。”

据其他选举对策人员描述,参加2014年众议院选举时,田母神的理想目标既不是东京都知事也不是参与国家政治,而是福岛县知事。

他们还说:“听说他(田母神)对福岛县知事很感兴趣。福岛县不仅是田母神的出身地,更是其情妇的出身地。他主要还是为了他的情妇吧。”

被告田母神对于其情妇的痴迷程度在选举对策人员中也相当有名。选举对策人员还表示:“东京都知事选举就要开始的时候,田母神不在现场,后来才知道他去情妇那儿了。众议院选举时情妇对他说:‘带我去吧’,他就真的把情妇带到选举现场了。”

据说田母神在选举对策人员面前称情妇是自己的“妻子”。情妇还曾乘坐过选举车,这让周围人直冒冷汗。正当众议院选举的关键时刻,田母神因与真正妻子离婚的事曾被媒体追问。被告田母神当时对媒体说:“和她在一起非常不愉快”。

选举对策人员说:“不仅如此,他还曾指示把写有他和情妇丑闻的周刊的复印件发给选举志愿者。第二天,大部分的志愿者都不来了。大概是因为介意情妇的眼光吧。”

日媒称,为了无罪释放田母神会不会连“阁下”的称号都舍弃呢?(实习编译:孙美琪 审稿:马丽) 来源:环球网

一个真正成功的企业家,只有舍弃小我,寻找大我,在时间和空间的坐标里去定位自己,着眼未来,他的成功才有更大的意义和价值。

北京时间7月16日凌晨,土耳其发生了历史上的第六次政变,谁是政变的幕后操纵人?这场阴谋背后最后的赢家又是谁?

暂无评论

  • 上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