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IT业界

会有对韩春雨研究的公正调查吗?

文章来源:网络整理  发布时间:2017-08-01 13:12

  撰文|李晗冰

  时下科技部牵头联合相关部委高调进行的彻查《肿瘤生物学》集体撤稿事件,赢得了科技界和社会公众的普遍赞誉。人们在拍手称快之余,忍不住要问:何时调查韩春雨?

  要知道,单是科学同行集体公开质疑韩春雨的论文成果,距今也已整一年多了!

  去年5月2日,韩春雨在《自然-生物技术》发表论文,称使用NgAgo可以在哺乳动物细胞基因组上的47个位点进行100%的基因编辑,效率为21.3%~41.3%——其效率、识别精度等关键指标优于第三代基因编辑技术CRISPR。因此,NgAgo迅速“引爆”学术圈,韩春雨本人也成为“草根逆袭”的“网红科学家”,并应邀到多所知名高校宣讲他的研究成果。

  众所周知,实验可重复是国际学术界对科研论文的基本要求。特别是对于基因编辑技术这类工具性成果,能否被同行可重复更是检验其是否靠谱的“命根子”。CRISPR之所以被国际科学界“爆炸式”运用,就得益于它的简单、便捷和可重复性高。然而,在韩春雨论文发表后的一两个月,就先后有多位国内科学家同行发现不能重复他的试验结果。进入7月,NgAgo更是遭遇接二连三的公开质疑:先是7月29日,来自澳大利亚、美国、西班牙等国的科学家在推特上公开发声,指出无法重复NgAgo的基因编辑结果,并呼吁国际同行停止使用NgAgo,以免浪费更多时间、金钱和人力;后是10月10日,北京大学、中科院、哈工大等13个实验室的科学家通过媒体实名发声,不能重复韩春雨的实验,并呼吁有关方面组织第三方介入调查。其后,一组中国作者在《蛋白质与细胞》杂志,三个团队在发表韩春雨论文的《自然—生物技术》上,分别刊载文章,均表示无法重复韩春雨论文结果。

  至此,韩春雨论文遭遇的“不可重复”并不是“有的能重复、有的不能重复”,而是质、量俱废的不可重复。从“质”的方面说,是“大面积不可重复”,国内外的近百个同行实验室都不能重现NgAgo的基因编辑活性;而宣称“能重复”的个别机构,均未公开自己的名字,无从求证其真实性。从“量”的方面说,是“大幅度不可重复”,上述实验室按照韩春雨博士论文中的条件、甚至调整优化后的条件,可以实现的基因编辑效率近乎零,甚至是“doesn't work at all”,而不是论文中宣称的“21.3%~41.3%”的效率。

  面对一浪高过一浪的国内外同行质疑,自称“很珍惜名誉”“愿意按照正规的学术规范回应质疑”的韩春雨的表现,却前后矛盾、让人匪夷所思:他一方面坚称“论文发表之前按要求重复过实验,论文发表后也重复过”,一方面又不愿意公开原始数据、自证清白:“我为什么要自证清白,自己有病吗?”;他一方面认为不能重复的实验室“80%是因为实验被污染,剩下的是实验者的操作技术不过关”,一方面又表示:去其他实验室指导“不太现实”;他先是告诉媒体“他们要是愿意实名出来,我们就让重复实验成功的人实名出来”,但当魏文胜等13位科学家实名公开“不能重复”后,他又自食其言,说:不公布声称可重复者的名单是“保护他们也保护自己”;2016年10月8日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宣称“最近我会有新的进展”,但如今大半年过去,仍未见任何“新的进展”……

  对于同行不能重复、提出质疑的论文,在作者本人既不愿撤稿、又不愿自证清白的情况下,国际上早有规范的处理程序:作者所在的单位自动对其开展学术调查,然后根据调查结果给出相应的处理措施。邻国日本对“学术女神”小保方晴子的处理,就是例证:2014年1月31日,她在《自然》杂志发表两篇论文宣称发现能够分化出多种组织细胞的STAP多能干细胞,但很快就遭到同行质疑;2月17日,她所在的单位日本理化学研究所宣布对小保方晴子的研究进行审查,并于4月1日认定她的论文存在学术不端行为,她本人随后宣布撤稿;8月5日,两篇STAP论文的共同作者、小保方晴子在理研的导师、在再生医学界享有盛誉的笹井芳树上吊自杀。当年12月,鉴于小保方晴子无法重现自己的实验结果,日本理化学研究所正式公布调查结论,小保方晴子宣布辞职。

  “君子之过也,如日月之食焉。过也,人皆见之;更也,人皆仰之。”尽管日本理化学研究所因这一事件蒙受巨大损失,但其尊重科学、勇于担责、干净利落回应质疑的态度和做法,却赢得了国际同行的尊重。

  相比之下,韩春雨所在单位河北科技大学的做法就令人“刮目相看”。去年8月初,面对质疑,河北科技大学先是表示:在一个月之内,韩春雨将采取适当形式公开验证,届时将有权威第三方作证;然而,到了9月6日,河北科技大学非但没有“公开验证”,其校长孙鹤旭还在新生开学典礼的演讲中力挺韩春雨:“(学校)拥有一批在教学上认真负责、在科研上勇于创新的教师队伍,特别是一批像韩春雨一样的年轻老师。”

友情链接/网站合作咨询: